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六合财神高手论坛 www.665161.com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白小姐赢钱六肖46988 香港铁板神算网79700 077338.com www.103080.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白小姐赢钱六肖46988 >
阅读新闻

城市与社会︱小区广场健身房:女性在运动空间中寻找什么

发布日期:2019-07-30 07:15   来源:未知   阅读:

  女性休闲体育的兴起不仅仅是城市化所带来的直接的经济和社会结果,它更深层次地体现了女性拓展社会空间的生理、心理以及社会性的诉求。作为一种日常生活、文化消费、身体的展现,体育活动的参与不仅对于女性追寻公平、自由以及差异的生活有着重要的意义,通过这一社会过程,女性空间在城市也得到了扩展和重塑。

  2019年5月30日,安徽六安,陪读家长们在跳广场舞。视觉中国 资料图

  女性在休闲体育的参与过程中,体现出怎样的空间需求?她们又有什么样的运动经验? 能否通过体育锻炼活动,建构一种在“工作”、“家庭”以外的女性社会空间,并且打破 “私域”和“公域”的界限?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笔者以北京与四川绵阳为例,在城市的居民小区、公园和广场、健身俱乐部等地进行观察,并与60位20至65岁的女性体育参与者就她们的休闲体育行为与观念进行了深度访谈。

  调查发现女性比男性更喜欢在自己居住小区里参加运动锻炼。在采访中,大部分有工作的已婚女性都反映 “方便”是她们选择在小区参加休闲体育活动最直接、最基本的要求。

  对于某些女性而言,对空间“方便性”的首要需求更反映了她们在实际生活中的各种牵绊。有被访者说:“要照顾孩子,不敢走太远。在小区里边看孩子,边运动一下也好。”除此之外,在小区内的休闲体育设施基本上是免费,或相对来说成本较低,女性更易于接受。

  还有,女性比较倾向和自己熟悉的人,在熟悉的环境下进行休闲体育活动,一是安全感会增加,二是为了交流。“安全性”是一个在以男性为主体的空间实践中很容易被忽视的问题。在调查访问中,多数女性认为居住小区的空间环境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熟悉感能给她们带来一定安全感,使她们能真正放松心情投入到休闲体育活动中来,解除对陌生环境不安全的心理和社会性障碍。

  此外,受访者指出,住宅区不仅为妇女提供自由运动场和设施,还提供亲密氛围。正如一位锻炼者所说:“在住宅区锻炼让我感到舒服,就像在家里一样。那些在附近锻炼的女性是我的邻居……我们通常都会在运动完,聊聊八卦,有时我更喜欢聊天的部分。”

  沟通是体育运动的重要功能。在采访中,许多女性注意到通过一起进行体育锻炼与人们聊天是最放松的一种交往方式。与过去不同,我们住在高楼里,已经不习惯“串门”,扰乱他人的私人生活。社区的运动空间(虽然有限)已成为女性社交互动的新场所。

  这种转变反映了人际交往的转变和城市化进程中交往空间的转移。体育活动提供了聚集的机会,已经成为个人交流空间转移的良好媒介。休闲体育活动把女性休闲空间从家拓展到了小区,建构了女性在室外活动、交流的社会空间,而又不失“家”的温暖,给女性更多的方便与安全感。在居住小区内所建构的女性休闲体育空间的主要特征体现在它是从私域-公域的过渡,因此也可以成为“女性-家庭”这一同一性结构改造的入手点。

  如果说居民小区仍然是私域与公域的交接,那么城市里的公园和广场则是名副其实的公共空间。市中心的公园和广场可以方便人们的聚会或公共表演,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城市的政治和文化象征,也是社会文明的体现。根据访谈,公园和广场对女性参加体育活动有几个好处。除了便利的交通和自由进出外,相对较大的空间和自然人文环境是女性最具吸引力的因素。

  2019年6月17日,西安青龙寺遗址公园。晨练的人们排成长队,互相拍肩拍背。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一位受访者说:“锻炼需要伙伴和良好的氛围。公园里的气氛好,场地很大,锻炼的人多,锻炼起来有劲儿。” 在公共场所进行体育锻炼不仅是追求健康的方式,它也是公共表演的一种手段。就像一位跳广场舞的受访者所描述的那样:“当音乐开启时,大家就聚集在一起。不管动作标不标准,就随音乐动一动,释放压力......有这么多人一起跳舞,没有人注意我跳得好不好看,我跳给自己看,自己高兴......实际上,我也想在公共场合展示自己健康美丽的一面。”

  通过观察研究,和居民小区的休闲体育锻炼相比,在公园广场进行的休闲体育锻炼具有一定的规模性、群体性、规范性。例如,一名太极拳健身爱好者告诉我,她的太极拳队通常有固定成员,成员根据她们参与时间有一定的“等级”。一些关键成员还担任某些管理角色。太极队还会参加社区文化表演和比赛。

  这样的小群体代表着一个具有某些社会功能的小型社会结构,成员之间的互动产生了社会关系,通过这种社会关系,妇女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并获得社会身份,正如一位受访者所说:“有时我们参加太极拳比赛,有时我们被邀请去表演,我还有几个粉丝。这些社交活动让我觉得退休后我仍然有用。” 从她的角度来看,公园和广场构成了一个新的社会空间,不仅可以满足她对健康和幸福的渴望,而且还可以让她参与公共事务,从而获得社会存在的自我认同。

  随着城市化进程,中国社会逐渐进入了一个“消费”时代,女性不仅是消费的主体,同时还是消费的象征。根据访谈,女性在健身俱乐部(健身房)进行体育锻炼的原因可以从四个方面进行总结。

  首先,这些健身房靠近商业区,因此白领可以在工作期间或之后轻松地进行锻炼。其次,这些高级健身房一般位于大型购物中心或娱乐场所。女性在运动后可以去购物,吃饭或与朋友见面,这在城市中被认为是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

  第三,优秀的设施,专业的指导和完善的服务是吸引女性进入健身房和室内运动中心的主要因素。她们表示:“专业健身房夏天不热,冬天也不冷,室内设施可以防雨,防晒和污染空气。部分豪华设施提供按摩,面部和美甲服务。”

  第四,这些健身房的会员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个人的价值和社会地位。能够加入这些类型的俱乐部是一种身份和生活状态的象征,意味着城市女性白领的生活水平和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以及他们追求高品质生活的能力。通过这些新的体育空间,女性们构建了一个与自我形象,自信心和社会地位相关的自我提升平台,如下面的访谈中所述:“购买健身房会员是一种自我投资。它会让我恢复健康、美丽和自信。”

  在“消费”时代,过去由职业和工作关系决定的个人身份和地位现在可以通过外表、消费模式和生活方式来确定。消费文化使妇女摆脱了建立在工作关系和生产基础上的社会从属关系,这种自由已成为消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女性不仅被视为消费者的主体,而且还被视为与物质主义相关的消费符号。商业空间充满了女性文化,健身运动空间的扩展也呈现出“女性化”趋势。据一位健身俱乐部的经理介绍,自己所在的健身房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建立时以健身器械区为主,但女性消费群体的成长推动了健身房的改变。“女性成员更喜欢参加有氧运动课而不是使用健身器材,我们通过推出更多适合女性的课程……缩小了器械区面积,增加了瑜伽馆。我们还为健身房装饰了色彩缤纷的颜色,使运动环境舒适宜人。这样吸引了更多女性会员的加入。现在,瑜伽、肚皮舞、拳击操等课程在这里特别受欢迎。”

  在商业考虑的推动下,以前更偏向刚硬、单一、男性色彩的健身空间变得更加柔性、包容和更加多元化。这些设施已成为女性追求时尚、态度、健康、美丽和自我提升的另一个“战场”。一方面,女性通过休闲运动产品的消费来建立自己的发展空间,同时改变自我的外表和社会地位。另一方面,这种类型的健身运动商业空间也在社会分化和排斥中发生着作用,那些无法负担这种消费的女性被排除在这个空间之外。

  一些受访者意识到,到户外参加体育锻炼给了她们一种“走出去”的感觉。就像一位受访者表示的那样:“我家虽然面积蛮大,但是没有一个我自己能够独处的空间。我喜欢出去跑步。跑步时,才有自己独立的时间和空间。”

  还有的女性表示和男人相比,女性出去玩儿、参与聚会等活动都会受到家庭较大的限制,特别是对于结婚有孩子的女性来说,更难脱身外出。而“户外”健身锻炼更容易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以前我一出去,我老公就吼我,让我不要到处乱跑;现在我说去锻炼身体,他就不好说什么了。为了健康嘛,我不健康,我抑郁了,受罪的还是他嘛。”一位受访者说,“出去锻炼可以暂时摆脱家里混乱,让我感受到世界美好的一面。眼不见,心不烦。”

  对于现代女性来说,家庭和工作是其主要的生活维度,通过体育运动不仅能拓展女性生活的边界,在女性退出工作领域后,还能起到补充公域生活缺失的作用。一位受访者指出:“我一直在工作。退休后,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孩子也不在,老公还在工作,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好。我就想要找点事情做啊,现在我每天都去公园参加锻炼,就像上班一样,每天出门一趟改变一下环境,现在身心状态完全不同。”

  在中国,大多数人在公共部门的生活都是通过工作来实现的。因此,失去工作将使退休妇女感到自己缺乏公共生活,导致自我认同的丧失,并感到自己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变化。休闲体育活动可以弥补这一变化,且体育活动作为一种“正能量”是社会所提倡的,社会成员所认可的一种健康生活方式,不会像其它社会活动有可能会有一定的政治风险和道德风险。

  女性在享受闲暇时间、保持健康的同时,也扩大了生活的空间和交往的方式:“自从我开始来公园练习太极拳以来,我结交了一些朋友。除了在公园锻炼外,我们有时还会一起出去远足,爬山,吃饭和购物。”

  传统的社会分工一直将性别关系定义为:男性在“公共的”领域,而女性在“私人的” 领域。这种性别分工最终导致了空间性别关系的出现,即女性被束缚在家庭这一单一的狭窄空间,而男性成为其它社会空间发展的主导力量。

  新中国成立后,开展了以社会主义生产为中心的妇女运动,女性全面地进入了以前男性占统治地位的生产领域,从家庭妇女到劳动妇女的转变使她们不再禁锢于家庭空间,参与到了围绕“工作”而展开的公共生活中来。

  在当代城市化的大潮下,女性社会空间从“看不见”的附属性空间到不断扩张的多元化空间转变,体育活动起到了重要的建构作用。无论是在居民小区、公园广场还是商业区,女性的空间需求在他们从事体育休闲活动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居住小区满足了女性空间方便、低(或无)消费、安全感以及交流的需求。与工作空间、政治空间不同,它是一种家庭空间的延伸,比其他任何空间都能体现女性的价值以及女性文化。公园广场作为城市公共空间则满足女性参加公共事务、重拾自我身份、建立社会关系等社会需求,同时,也是女性为获得美、健康、社交、自我发展创造了一个“看得见的”舞台。商业区的休闲体育空间满足了当代女性对物质、精神以及社会地位的全方位需求,它为女性带来了更加丰富的生活。除此之外,通过消费,女性成为了主体,改变了从属地位,有利于其社会空间的发展。

  虽然运动空间是女性健康、福祉、社交网络和集体赋权的潜在场所,然而受到现有社会权力以及个体经济、年龄、生长环境、婚育情况等因素的影响,女性对运动空间的选择也出现了差异性。差异性有利于女性社会空间的多元化、多层次地发展,也有可能成为阶层与社会身份固化的场域。

  [作者熊欢系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本文改写自作者的学术论文“中国城市女性体育社会空间的构建”(The construction of women’s social spaces through physical exercise in urban China),文章收录于期刊《社会中的体育》(Sport in Society)。]

六合财神高手论坛   www.665161.com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白小姐赢钱六肖46988   香港铁板神算网79700   077338.com   www.103080.com  
Power by DedeCms